TikTok Shop在英国陷入困境,狼性企业文化备受诟病

浏览量: 7

 

TikTok将电商的野望放在了欧洲大陆,TikTok Shop英国站点计划于去年10月份正式上线。字节跳动的高级管理人员,同时也是TikTok欧洲地区电商负责人的Joshua Ma在今年的一次晚宴上一席“在资本家眼里,给员工提供带薪产假纯属‘匪夷所思’的言论引来员工吐槽。

也为TikTok Shop英国站点落地的背后“瓜田”,扯开了挡布。

自TikTok Shop推出以来,至少有20名成员(约占初始员工的一半)已经离职。其余员工表示正处于辞职的边缘,员工之间对于去留这个问题也不再避讳。据外媒称,已有两名员工在接受和解费用后离职。Joshua Ma前往伦敦,是为了视察TikTok Shop在亚洲以外第一家“分店”的情况。

TikTok Shop的宗旨,是为英国用户带来QVC(即Quality、Value、Convenience三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缩写。美国QVC公司成立于1986年,是全球最大的电视与网络的百货零售商)式购物体验。品牌、影响者通过社媒直播的同时,用户可以在直播进行加购、领券等操作,目的自然是利用直播的模式,促成消费者的购买行为。

不久前,TikTok向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显示,Joshua Ma已经“退居二线”,已针对其上述言论以及金融时报向该公司提出的其他指控进行了正式调查。(金融时报采访了TikTok伦敦电商部门共10名前任和现任成员)TikTok表示,英国的劳动法明确规定了产假,包括30周的带薪假期,TikTok在当地开展经营自然是以遵守当地法律为优先。

据内部人士称,字节跳动在2020年12月以1800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50亿美元,2021年收入增长111%,达到340亿美元。抖音(字节旗下)商城在中国大陆的成功有目共睹,字节预计社媒电商将会其营收飙至新高度的跳板。TikTok在海外的劲敌YouTube、Instagram等也同样瞄准欧洲市场推出新购物模式,不过依照TikTok目前的增速,以及其在年轻用户中的受欢迎程度,后两者还不足以构成外部威胁。

真正的矛盾源自于内部。

TikTok位于伦敦的电商团队成员表示,他们每天要经常工作12个小时以上,早起是为配合中国时差,晚归则是由于晚上流量更大,直播结束之后要立即提交反馈报告。在内部交流中,员工工作到凌晨的照片被奉为“爱岗”,假期里忙工作被视为“敬业”。有员工因压力过大而生病,也有员工在休假后被降职。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直指,这种工作文化真的有毒!

回归TikTok Shop本身,在英国似乎缺乏吸引力,许多直播节目的销售额为零,经营属于亏损状态。员工们抱怨说自己被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即每月从直播中获得40万英镑的总销售额,而一个比较成功的直播只能产生不到5000英镑的销售额。TikTok通常是收取卖家5%的佣金,但为了吸引新品牌加入该平台通常会免除这项费用。与卖家目前是“蜜月”关系,而与员工则是“一触即发”。前员工表示,那些未能达到目标或在非工作时间没能及时回复的员工在内部通报批评,狼性企业文化令其十分崩溃。

TikTok Shop在英国只运营了几个月,策略还是停留在直接从英国和中国的廉价制造商那里采购商品,继而低价销售。受欢迎的产品包括14英镑的“戴森平替”,这是一个类似于戴森Airwrap的发型设计设备,其建议零售价为450英镑。戴森发现后致函TikTok,希望平台能够严厉打击假冒伪劣刹那品。包括Lookfantastic、欧莱雅、Charlotte Tilbury在内的品牌已经上架TikTok Shop。TikTok会对品牌放出的折扣给到一定补贴,影响者直播的运行成本,如工作室租赁和技术成本,TikTok也都会予以补助。

一位在职员工表示,TikTok目前的这种模式是行不通的,欧洲品牌对其产品的折扣水平感到不适。TikTok挖来曾在大厂任职的管理层,员工利用他们的关系吸引大品牌加入平台,但因为折扣谈判的问题导致其与这些品牌的长期合作关系破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员工表示,只有当公司真正重视本土化,才能把业务整活。

上一篇文章
阿里巴巴国际站张阔:跨境电商下一阶段红利或将来自于外贸全流程的数字化
下一篇文章
天猫卖家探索“跨境出海”,当下是好时机吗?
QR Code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菜单